中國

江南製造局

(本文只引輕兵器有關資料, 江南製造局尚生產其他輪船, 大小火砲及砲彈, 均略去.)

1865年6月蘇淞太道丁日昌呈稟李鴻章. 海關通事唐國華, 曾留學外洋, 因事收監. 總稅務赫德(Robert Hart)為其求情, 董事郭德炎與同案革職之張燦, 秦吉等, 集資四萬兩, 買下一西人所有之虹口鐵廠(在虹口地方的美國旗記鐵廠, Thos Hunt & Co.), 用以贖罪.旗記鐵廠由美國人科而(T. J. Falls)所設, 因其曾為清軍製造大砲之類的軍器, 為其他外人所排斥, 因此他想將該廠出售.
英人總稅務赫德,掌理中國海關四十年。

 

清廷原即有意收購該廠, 但洋人開價十萬兩以上, 因此以往沒有成交. 官價與民價相差如此之大, 古今皆然.

在買下後, 並已試造十二磅銅製開花炮四尊, 開往鳳凰山軍營試放。 該廠可修造大小鐵船, 開花炮, 洋槍等, 為上海洋涇濱地區(此即洋涇濱一語的原始發源地, 原為一道小河, 現已填起, 今延安東路一帶), 外國鐵廠最大者。 其正式收購時間在1865年6月。

1865年9月, 由兩江總督李鴻章稟報朝廷, 成立江南製造局. 在其奏摺中說: “正名辦物, 以絕洋人覬覦”. 至於唐國華一案, “既情有可愿, 報效軍需贖罪, 亦有成案可援.” 李鴻章另咨總理衙門緩頰.
蘇淞太道丁日昌為第一任總辦.
其奏可的名稱是江南製造總局, 但一直到清末, 都是用江南製造局的名稱, 上海製造局為其別名. 江南製造局由南北洋大臣共管, 其經費來自上海海關之厘金.
李鴻章將由丁日昌, 韓殿甲所部原蘇洲砲局的一部份, 曾國藩委託容閎在美國紐約向朴得南公司(Putnam Machine Co.)所購買的100餘臺機器, 全部併入江南製造局.

1867年夏, 在上海城南高昌廟, 興建新廠, 其原因是原址為美國租界, 外人不願製造局在當地生產軍火, 同時地又狹小, 地租又貴. 因此購地七十餘畝. 建成汽爐廠, 機器廠, 熟鐵廠, 洋槍樓, 木工廠, 鑄銅鐵廠, 火箭廠, 庫房, 棧房, 煤房, 文案房, 工務廳暨中外工匠居住之室. 未成者有船塢, 儲存木料瓦棚, 及學館以利翻譯. 翻譯書有: 汽機發軔, 汽機問答, 運規約指, 泰西採煤圖說四種.
江南製造局廣方言館:圖中左起為徐建寅、 華衡芳、 徐壽

 

曾國藩在1868年10月的奏摺吹噓說, “該廠初設迄今已逾三年, 其鐵廠造船之器居多, 造炮之器甚少. 各委員(此處應是官銜稱為委員), 詳考圖說, 以點線面體之法, 求方圓平直之用, 就廠中洋器, 以母生子, 觸類旁通, 造成大小機器三十餘座. 即用此器以鑄炮爐, 製成開花, 田雞等炮. 皆與外洋所造足相匹敵. 至於洋槍一項, 所需機器尤多, 製成之後, 亦與購自外洋者無異.”

江南製造局雖是清未洋務派創辦的規模最大的兵工廠,但是技術上仍是由外國技師壟斷.

1869年增汽錘廠, 改建槍廠.11月, 江海關道涂宗瀛稟奏南洋大臣將上海城內, 於1863年設立, 位於舊學宮後之廣方言館, 併入局中兼管, 因局中開設學堂, 譯習外國書篠, 與廣方言館事屬相類, 自應歸併一處, 以期一氣貫串. 設於機器局西北隅, 11月建築完工, 計樓房, 平房8座74間.
1869年蘇淞太道杜文瀾, 涂宗瀛為總辦.

1870年2月, 廣方言館遷入新址.

 

林明敦滾輪式步槍槍膛

 

1871年始造林明敦邊針槍(Remington Rolling Block, rimmed-fire). 林明敦的滾輪式(Rolling Block)一號步槍, 是當時世界上最流行的單發軍用步槍, 由美國雷明頓(Remington)公司於1865年推出, 中國曾在1871年至1874年之間採購了14,400枝。



 

林明敦滾輪式步槍剖面圖

林明敦滾輪式步槍作業圖 1. 槍機閉鎖 2. 扣下扳機 3. 扣下閉鎖機, 退殼並上彈 4. 關上閉鎖機, 待擊.

江南製造局造林明敦中針槍

1872年蘇淞太道沈秉成為總辦.

1873年設軍械所.
1874年設操炮學堂. 在龍華購地設黑火藥廠.
1874年蘇淞太道吳元炳為總辦.

1875年改汽爐廠為鐵船廠, 繼又改為鍋爐廠. 設槍子(子彈)廠於龍華.
1876年建火藥庫於松江.
1876年李興銳任江南製造局總辦. 改汽錘廠為炮廠.
1877年于炮廠對面購地設置炮彈廠.
1877年蘇淞太道劉瑞芬為總辦.

1878年改操炮學堂為炮隊營. 創設水雷廠.
1878年蘇淞太道褚蘭生為總辦.

1879年4月, 聶輯槼為江南製造局會辦, 呈請向德國都田廠購置粟色火藥(註3)二百噸, 分三次運滬, 該廠並充撥派洋匠一名來華教習.聶是曾國藩的女婿.
1879年改軍械所為軍火處, 又于龍華添設栗色藥廠. 1878年及1879年兩年中, 製成2,900桿後膛洋槍, 後膛槍彈177萬7千5百, 前膛槍4,000桿. 刊行翻譯書十種.

1880年及1881年兩年中, 製成5,000桿後膛洋槍, 後膛槍彈41萬2千6百, 前膛槍3500桿.

1882年蘇淞太道邵友濂為總辦. 製成2,600桿後膛洋槍, 後膛槍彈115萬9千9百, 前膛槍7,600桿.

1884年始造林明敦中針槍(Remington Rolling Block, center-fire).

1886年蘇淞太道湯壽銘, 龔照瑗為總辦. 龔照瑗是李鴻章的同鄉親戚.

1890年,蘇淞太道聶輯槼任江南製造局總辦
1890年, 因造炮之鋼料, 鋼彈及造槍所須之鋼管必須購自外洋, 劉騏祥奏請購買煉鋼, 卷槍管之機器, 爐座各一副. 估計每日可出鋼三噸, 槍管一百枝. 機器需款一萬二千兩, 新建廠座須數千兩. 並計劃提供鋼料給各省製造局, 以免取資外人. 南洋大臣曾國荃及北洋大臣李鴻章均批文同意.
江南製造局煉鋼廠

 

1890年江南製造局總辦劉騏祥呈文, “後膛槍式日新月異, 種類不一, 其較為精緻者, 則以毛瑟(Mauser), 黎意(Lee, 註1)及哈吃開斯(Winchester Hotchkiss, 註2)為最. 職局所造林明敦中針式樣, 已嫌其舊. 今王世綬與華洋槍匠, 仿造英國新出之兵槍, 名日新利槍. 其機簧有似乎毛瑟較為靈巧省便, 其槍筒有似乎黎意而較為輕利. 所佩藥彈銅卷係用無煙火藥七厘, 實以包銅之鉛子, 形長而細, 施放可及三千碼之遠.” 劉騏祥是湘軍將領, 後任陝西巡撫劉蓉的兒子. 他在任時規定, 局中物料需由他採購後, 再賣給製造局.
 
1891年江南製造局劉騏祥呈文製成快利槍.

 
曼里夏1888直拉式步槍

“職向外洋購到奧國曼里夏(Mannlicher)新式連珠槍一桿, 詳加考察, 確係堅巧靈捷無比. 惟其所用連珠子盒, 只能從上插入, 兵士臨陣每人至多不過攜帶百餘盒. (按: 指所用之彈莢, Clip, 需隨彈進入彈倉), 借令子盒用完, 必需停手再裝, 未免稍有不便. 其槍口徑略大, 內瞠來復線只有六條, 彈子出路, 尚嫌迅直.

下圖左為1905年出版的江南製造局記中, 記載槍子製造流程的一頁. 下圖右為Mannlicher之子彈和彈筴.
槍子製造流程
8x50R子彈和漏夾

旋飭華洋匠目, 按件繪圖, 逐細考究, 仍於仿造中加以便通之道, 並經造成樣槍數桿. 其節套(Receiver), 機簧(Bolt), 保險, 槍刺之類, 即以曼里夏式樣, 全用鋼料製成, 取其造法堅致, 開關便捷, 利于行間也. 其槍筒仍用新利槍之式, 蓋新利槍筒來復線有七條, 口小而子長, 彈子逼出較為勁利. 槍之退力亦小. 子盒一項, 以英國南夏槍五子手弓彈盒(按: 指彈夾, Stripper)依樣更易. 取其前後皆可裝子. 陣仗之際, 兵士所帶銅盒告匱, 仍可隨手握子, 從後裝入, 亦能連珠施放, 源源不絕.”

 
江南製造局造快利槍

“現造之槍, 乃係初次仿辦, 機器不全, 多半參以手作, 尚未能過求精緻. 前經職局托地亞士洋行向英國購到二千磅, 昨又與該行訂購二噸. 以現在購到之藥計, 可以配造彈子一百二十萬個. 以後擬將無煙火藥彈子存備有事之用. 如各營平時操練之需, 則仍用職局自造之黑色藥彈. “

劉坤一回函, 在箭道試驗, 實屬靈捷, 但每槍放十五響之後, 即須停候槍冷, 始能再放.

 
快利槍槍匣銘記-江南製造局-快利丁酉造(1897年)

在1897年張之洞致督辦軍務處的咨呈中, 對滬槍及鄂槍(漢陽造)比較說道: "鄂槍管頭有兩小耳, 關上轉彎, 此耳即鉤住槍身。 受力適中, 彈出後一旋即開, 既靈且固。 而滬槍於管之後半截下面安設托板, 借板唇之力鉤住槍身, 直開直關, 板受張力易致下垂, 開管即難。 又拖板受力不居正中, 放多時簧管必因受力不正而彎曲損壞。 且套入槍身處切面較多而緊, 一受藥力熱漲, 或受沙塵, 進退均澀。 手力不足, 每須佐以足力, 扳手球易於踹斷"。

這段敘述, 說明了快利槍參造的是Steyr-Mannlicher的M1886/88式步槍, 直拉式作業方式(Straight Pull)。 其閉鎖榫在槍栓下方的一個楔形裝置(Wedge), 在1890年改進為前端雙閉鎖榫的設計, 1895年大量生產。 是奧匈帝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的主要步槍, 一直用到第二次世界大戰。 江南製造局在1891年,洋洋得意的買了人家的陳貨, 抄到了舊型。 前端閉鎖固然優於後方閉鎖的設計, 但開關快速仍以直拉式為優。 槍機在持續射擊後無法開啟, 主要是因為鋼材品質, 在當時國產步槍中屬於共通的問題。

 
曼里夏直拉式步槍M86/M88及M95槍栓閉鎖裝置

快利連珠後膛步槍之製造諸元: 槍重七斤二兩, 筒長二尺四寸一分六厘, 全長四尺五分, 內徑二分四厘二毫四絲, 來福線六條。 子重三錢七分, 無煙藥重六分二厘, 銅殼重三錢五分, 裝成銅殼連子藥共重七錢八分二厘。 致遠自三百碼起至二千一百碼止。 (每碼合二尺八寸八分)

(依清營造庫平度量衡計算, 1寸為3.2 cm, 1兩為37.3 gram, 1斤為16兩, 其餘為十進位)

快利步槍諸元:

全長: 129.6 cm
全重: 4,252.2 gram
(張之洞於3/20/1897奏摺中重量為4,580.44 gram)
槍管長: 77.312 cm
來復線: 6
表尺距離: 300-2100碼
閉鎖方式: 楔形, 直拉式槍栓
上彈方式: 5 發單列式固定彈倉
槍管內徑: 0.77568 cm
子彈全重: 29.1686 gram
子彈全長: 7.36 cm
彈頭重: 212.949 grain
無煙火藥裝量: 35.683 grain
彈殼重: 13.055 gram

快利與原槍的差別, 除了上述的槍管、 上彈方式之外, 並將原槍的架槍鉤改為通槍條。 原槍有兩個固定環, 快利只有一個。 由於口徑不同, 表尺照門當然也不一樣。 快利採用的彈藥是英國的303口徑, 甫於1888年啟用, 是一種使用黑火藥、 有底緣的圓頭彈。 後來改用無煙火藥, 減少彈頭重量以增加初速, 一直用到廿世紀50年代才換為308 NATO。

 
303 British子彈細部尺寸圖

1893年7月28日李鴻章與劉坤一共同上奏, 請獎勵江南製造局人員仿造曼利夏之快利步槍及英國阿摩士莊40磅子快砲。 折中提到: 今年五月間, 日本陸軍中將川上操六遊歷來津, 試放此槍(快利) , 動色嘆羨, 謂彼國中村田大廠所造殊不能及, 乞取兩枝以為標準。 事實上川上為日本參謀本部次長, 在中國早有許多耳目刺探情報, 1893年4月9日從東京出發, 以三個月時間在韓國及中國從事實地瞭解, 參觀了部隊訓練、 炮臺操作、 天津、 金陵及江南等機器局, 作為未來衝突的準備。 經過這次考察, 川上操六"確信中國不足畏懼, 增強了必勝信心"。

 


曼里夏直拉式步槍M1888槍栓作業剖面圖

1893年1月, 總辦劉騏祥呈文採購無煙火藥機器. 由兩江總督劉坤一撥南洋海防項下六萬兩, 由瑞生洋行(Buchheister and Company)採購Krupp機器全分及洋匠一名來華教習. (年薪資18,640鎊) 合約定明, 每日生產十六小時, 可生產無煙火藥一千磅. 並能製造炮棉及硝鏹水(硝酸). 廠房設計由洋商繪圖, 於機器抵達前六個月完成, 合同由彼此劃押, 由德領事蓋戳分執.
1894年,蘇淞太道黃祖絡任江南製造局總辦

1895年7月, 總辦劉騏祥覆張之洞電, 每年可生產快利步槍1500桿.
1895年9月, 會辦潘學祖覆張之洞電, 每月可生產快利步槍170-180桿. 槍管及零件均用湘鐵及洋鐵在廠內自造.
1895年設火藥庫於浦東(黃埔江之東, 與上海城區隔江相望, 到1992年都還是一片農田, 如今有世貿中心, 東方明珠電視塔等, 道路寬闊, 十分紅火.)1895年兩江總督劉坤一奏報該局委員候選直隸州知州王世綬自行製成無煙火藥, 每年可生產六萬磅, 洋匠自謂不及.
1895年兩江總督張之洞派人查訪滬局情況,“製造局積弊,在換一總辦, 即添用心腹三四十名, 陳陳相因, 有增無減, 故司員兩項, 幾至二百, 實屬冗濫”。

1896年,蘇淞太道呂海寰任江南製造局總辦。 該年撥解浙江臺灣林明敦中針槍100桿, 黎意槍180桿。

1897年, 蘇淞太道蔡鈞任江南製造局總辦。 每年可造快利槍1,500桿, 快利槍子一百二三十萬粒。

1897年, 張之洞比較湖北槍炮廠與江南製造局所生產之槍式, 致督辦軍務處之咨呈. 如上述, 並說道: “直拉式槍機, 當槍機受熱膨脹時, 進退均澀, 手力不足, 每須佐以足力.” 他並提到滬槍膛線六條, 可見並未按原計劃七條進行. 張之洞時任湖廣總督, 負責湖北兵工廠, 該廠一向生產漢式仿德國委員會8mm口徑步槍, 軍務處有意統一槍型, 可能當時江南製造局的快利槍呼聲較高, 因此他在此函中, 把快利說得一文不值. 以免棄鄂從滬.

1898年總辦林志道奏請創辦工藝學堂. 由江海關道之廣方言館及江南製造局之砲隊營合併. 學習工藝化學. 以四年為期.
1898年5月, 由於價格太貴, 擬取消採購製造快利步槍之機器. 劉坤一批示由於當時製造快利步槍, 多為手工製造, 應研究購買製造小口徑毛瑟步槍機器. 與地亞生與瑞生洋行之合約於7月經一年之拖延之後取消.

1898年7月28日, 與地亞生洋行簽約購買機器, 生產德國88年定製毛瑟(Commission Rifle, 與毛瑟無關)小口徑步槍的機簧管, 接套, 表尺的鍘床, 車床10副, 共英金21,500鎊. 合約中說外洋頭等名廠, 均選上等材料, 配上等工程, 應配器具, 模尺等件, 一概齊全.  並列各式機械名稱及圖樣工程. 限8個月運到交貨.

1898年8月4日, 與信義洋行簽約購買機器21具, 生產小口徑毛瑟步槍彈藥, 共英金5,071鎊. 其目標為每日8個小時, 製造槍子併彈頭齊全共一萬顆. 限9個月運到交貨.

江南製造局生產的彈藥不少, 至今留下的卻非常罕見。 收藏家中發現有一顆子彈, 在彈底只打印了一個『申』字, 可能是江南製造局出品。 因黃浦江舊稱春申江, 因此上海市以申為簡稱, 有申報等。

1898年12月17日江南製造局呈劉坤一遵議擴張製造及經費因難. 每年生產小口徑毛瑟步槍(毛瑟1871步槍之11mm稱為大口徑毛瑟槍)1,800餘桿.
上年奉神機營調取快利槍1,200桿, 槍子72,000顆. 又奉練兵處調取快利槍2,000桿, 槍子50餘萬顆.
本年奉北洋撥快利槍300桿, 槍子160萬顆. 代湖北製老毛瑟槍彈二百萬顆. 代廣東省造洋槍管500根.
除湖北撥到二萬兩, 其餘未經撥還.

在1898年的一份報告中, 提到所有生產的槍械的重量和尺寸, 其中提到步槍有:
快利連珠後膛步槍
德國老毛瑟單響後膛步槍(1871).
美國溫者士連珠後膛馬槍.
德國老毛瑟單響後膛馬槍.

1898年英國人貝思福爵士(Lord Charles Beresford)參觀了滬,津,寧,漢,粵,閩六局後,認為創辦者視所創辦局廠為本集團所有,局務,生產一手包攬,並且互相拆臺,各自為政,把軍工企業當作爭權奪利的資本,長期控制。 “若照今日各省各辦之情形,不過便各督撫之私圖,于國家何益哉”。

由於清廷屢次擬議各軍統一使用七九公厘子彈, 並統一樣式。 江南製造局這一年開始生產7.9mm新毛瑟步槍, 與湖北槍炮廠所造相同, 仿自德國委員會步槍。

1899年,蘇淞太道李光久, 曾丙熙, 余連沅任江南製造局總辦. 新設之工藝學堂併入廣方言館, 工藝學堂設機械, 化學兩館, 有學生各20人, 畢業後入廠實習. 廣方言館有學生80人.

據劉坤一與總理衙門6月24日函, 由於上年訂購之機器要至秋天才到, 目前以舊機與手工製造新毛瑟步槍, 每日出槍10枝。

1900年1月奉上諭, 載漪奏前撥虎神營快利槍2,000枝, 大半機簧不靈, 甚有接筍不密, 火由縫出, 致傷兵丁。 著鹿傳霖查明負責局員名職, 從嚴奏參。
1900年,蘇淞太道袁樹勳任江南製造局總辦
1900年二月, 在安徽省宣城灣沚鎮啟發山分設新廠.

1901年2月報告, 秋季製槍械生產, 快利連珠步槍後膛洋槍, 生產429枝. 毛瑟後瞠洋兵槍, 190枝. 精利步槍3枝.
1901年三月, 改建新廠于江西省萍鄉縣湘東鎮, 以就煤鐵. 當年停止生產黑藥, 栗藥廠.
1901年6月報告, 冬季製槍械生產, 快利連珠步槍後膛洋槍, 生產182枝. 毛瑟後瞠洋兵槍, 230枝. 精利步槍2枝.
1901年7月報告, 春季製槍械生產, 快利連珠步槍後膛洋槍, 生產75枝. 小口徑新毛瑟後瞠兵槍, 343枝. 精利步槍3枝.
1901年11月報告, 夏季製槍械生產, 小口徑新毛瑟後瞠兵槍, 518桿.
快利槍停產.

1902年張之洞奏請將快利連珠步槍後膛洋槍作廢. 1902年擬將船塢及輪船, 鍋爐等廠劃為商辦. 並將製造銅殼等事宜, 歸入於龍華分局, 並於該局設銅殼廠, 復設工藝學堂.
1902年5月報告, 秋季製槍械生產, 小口徑新毛瑟後瞠兵槍, 518桿.
1902年5月報告, 冬季製槍械生產, 小口徑新毛瑟後瞠兵槍, 505桿.
1902年9月報告, 春季製槍械生產, 小口徑新毛瑟後瞠兵槍, 530桿.
1902年9月報告, 夏季製槍械生產, 小口徑新毛瑟後瞠兵槍, 661桿.

1903年改設炮彈廠于機器廠東首, 以水雷廠并入. 而熟鐵廠亦并于機器廠.
1903年1月報告, 秋季製槍械生產, 小口徑新毛瑟後瞠兵槍, 650桿. 小口徑新毛瑟後瞠馬槍4桿.
5月報告, 冬季製槍械生產, 小口徑新毛瑟後瞠兵槍, 662桿.
6月報告, 春季製槍械生產, 小口徑新毛瑟後瞠兵槍, 589桿.
1903年二月, 張之洞奏請將製造局移往內陸. 曾提到, 子彈宜小, 小則子彈激射愈遠, 擊力愈猛. 且口徑小則子彈份量輕, 隨身可以多帶.
1904年, 魏允恭為江南製造局總辦. 四月, 因江寧省城銀元局因規模未備, 請上海製造一局鼓鑄銅元.

 
江南製造局1904年所鑄銀元

改工藝學堂為兵工學堂. 張之洞建議減產節費以建新廠. 並建議將江南製造局遷入內地. 鐵良建議遷往河南, 張之洞反對, 認為應與湖北兵工廠合併. 當時有13個廠, 1個工程處, 員工2,913人. 加上管理機構, 全局3,592人.
1月報告, 夏季製槍械生產, 小口徑新毛瑟後瞠兵槍, 1,020桿.
1月報告, 秋季製槍械生產, 小口徑新毛瑟後瞠兵槍, 728桿.

1905年周馥任江南製造局總辦. 因各省已設學堂, 譯才足夠, 而工商各業, 尚無進步, 三月設工業學堂, 將廣方言館及工藝學堂併入. 又由陸軍部重定名稱, 分為專門, 中學, 小學三部份, 稱為兵工專門學堂. 兵工中學堂和兵工小學堂統稱為兵工學堂。 是年四月, 船塢分出, 成為民營造船廠, 稱為江南造船廠。

1905年周馥呈裁撤冗員, 列舉槍炮子彈, 歷年所製, 均非精品, 火藥一項, 比較洋製尤屬不逮, 非廠員不欲求精, 其學力有限, 只有此數.

1908年張士衡奏請改造6.8mm新步槍, 採樣槍第六式, 試造一百枝, 分發各鎮試用. 並須新購機器. 仿造於1898衍生型1907式中國合約採購的毛瑟步槍, 兩側有握把凹槽, 槍身有橫栓, 槍管加長39.3mm, 槍托加長44.2mm, 口徑6.8mm, 後被命名為“滬六八步槍”. 張士衡是李鴻章的外甥.

1909年建松江藥庫於江陰.

1910年曾議停辦金陵機器局, 將其歸併於江南製造局. 後因兩江總督張人駿反對未果.

1911年11月13日5點, 有革命黨人200餘人, 一人持白旗, 一人持紅旗, 袖扎白布, 進攻江南製造局. 彼此放槍一小時左右, 由張士衡率弁兵開放連環排槍, 始擊退革命黨人, 革命黨人死四人, 傷五人.

1912年陸軍部回函清史館, 江南製造局總局設於上海城南高昌廟, 分局設於龍華, 火藥庫設於浦東及江陰, 每年槍廠可造步槍三千支, 各式槍彈一千萬發, 鋼廠能產毛鋼一千五六百噸, 工師, 工士, 工夫, 徒夫共約五千餘人. 入民國後, 歸陸軍部. 10月任陳榥為督理、 華振基為協理。 改名為上海製造局。

1913年改訂編制, 設總公務廳, 分設五處. 3月29日, 陸軍部致上海製造局函: 奉總長諭, 機關槍為戰鬥利器, 手槍亦軍隊需要, 中國向來未有製造, 從事購買, 不惟漏卮甚巨, 且不免有人棄我取之弊. 亟應行知各局廠, 將現在各國所有各項新式機關槍, 手槍詳細研究, 參互折衷. 函致上海製造局及德州(山東)兵工廠.

是秋戰事驟起, 全局停工. 兵工學堂, 藝徙學堂及初級學堂亦停辦.

其戰事為反袁的二次革命戰爭, 1913年5月29日凌晨,在上海發生了攻打製造局的事件。這次事件是由參加辛亥革命的一些會黨領袖發動的。其中有江蘇都督府顧問,共進會副會長,鐵血監視團發起人張堯卿,廣東綠林改進團領袖柳人環,上海工黨成員,鐵血監視團成員韓恢等人。29日凌晨1時,張堯卿自任總司令,會同徐企文,柳人環等率100余人,打著“中華民國國民軍”的旗幟,分3批冒大雨進攻製造局,遭到有準備的阻擊。

7月18日,陳其美宣佈上海獨立,由黃興任命陳為上海討袁軍總司令。上海宣佈獨立後,沒能對據守在製造局的北軍臧致平團立刻採取行動。陳其美想通過談判使臧團能自動退出製造局。

討袁軍對製造局作5次進攻失敗之後,即將主要兵力撤至吳淞,以加強吳淞的防守,討袁司令部也遷往吳淞砲臺江灣中國公學內。7月31日,北軍援兵全部到達製造局,倒向袁世凱的浙江都督朱瑞也派遣部隊開赴上海支援北軍。駐在龍華的松軍被迫撤離龍華,輾轉退集于吳淞一帶。進攻製造局之役完全失敗,困守在江灣,吳淞一帶。在此戰事中, 龍華廠受損甚多.

1913年8月27日陸軍部令全體解散, 另行組織.

1914年設臨時組織.
1915年炮廠, 鋼廠, 槍彈廠, 機器廠先行開工. 隸督辦兵工廠事宜處. 後因事宜處裁撤, 復歸陸軍部. 民國4年已生產6寸及8寸白浪林(Browning, 7.65mm,.32ACP, M1900式白朗寧手槍)手槍.在槍把左側鐫刻有上海兵工廠.

 
上海兵工廠8寸白浪林手槍
感謝美籍收藏家Lew Curtis提供圖片

8寸白浪林手槍諸元:

槍長: 203 mm
槍管長: 142 mm
口徑:7.65x17 mm (.32 ACP)
槍重: 0.907 kg
槍口初速: 318 m/s
最大射程:500 m
有效射程:40 m
上彈方式:單行插入式彈匣
彈匣容量:10發

6寸白浪林手槍諸元:

槍長: 152.4 mm
槍管長: 106 mm
槍重: 0.68 kg
彈匣容量:7發
槍口初速: 295 m/s
其餘數據與8寸白浪林手槍相同

8寸白浪林手槍有可調整的照門, 槍身下有供槍管散熱的開口, 槍柄上有供槍帶固定的圓環, 是其獨特的設計, 與原槍不同。 在槍柄後並有裝置木質槍托的凹槽, 可是年代久遠, 現在已不知其形狀, 如果有任何人有任何資料, 都請務必來函提供。

1916年, 額代加造軍械數: 七九四年式機關槍20枝、 七九元年式單筒步槍1,100枝、 六寸手槍700枝等。 增設中等兵工學校。

上海兵工廠七九四年式機關槍

1917年重訂編制, 計設處四, 庫二, 而江陰藥庫亦奉文劃歸江陰要塞管理. 1917年4月, 謝邦清任上海兵工廠總辦. 改稱陸軍部上海兵工廠.

根據兵工署第1廠廠史,上海兵工廠該年停造步槍, 所有機器一百七十餘部運交漢陽兵工廠.

1917年, 額代加造軍械數: 七九四年式機關槍37枝、 七九元年式單筒步槍400枝、 六寸手槍285枝等。

1918年的記錄顯示, 從一月到七月, 應造六寸白浪林手槍1,200枝, 實造750枝. 另代閩省造八寸手槍100枝. 七九機關槍, 應造43枝, 實造25枝.

1918年, 額代加造軍械數: 七九四年式機關槍54枝、 六寸手槍1,755枝、 八寸手槍300枝等。

1918年11月到1919件7月的記錄顯示, 應造六寸白浪林手槍2,200枝, 實造2,265枝. 七九機關槍, 應造147枝, 實造90枝. 由七月起, 經費由財政部撥每月五萬元.

 
上海兵工廠1916年至1921年白浪林手槍生產統計
型號/年度
1916
1917
1918
1919
1920
1921
額造6寸
700
1385
1755
612
60068
0
額造8寸
0
0
0
0
0
0
代造6寸
0
0
0
1584
34
303
代造8寸
0
100
300
320
200
1561
小計
700
1485
2055
2516
60302
1864

1917年11月至1919年7月, 陸軍部報告, 滬廠生產六寸手槍2,265枝、 七九機槍90枝。

1919年, 額代加造軍械數: 七九四年式機關槍42枝、 六寸手槍60,102枝、 八寸手槍320枝等。

1920年, 額代加造軍械數: 七九四年式機關槍24枝、 六寸手槍612枝、 八寸手槍200枝等。

1921年, 額代加造軍械數: 七九四年式機關槍3枝、 六寸手槍303枝、 八寸手槍1,561枝等。

1924年1月15日, 北洋政府命令, 上海為通商重地, 華洋雜處, 此後永不駐兵, 並不得再設軍事機構, 所有陸軍部直屬之上海兵工廠, 亦令即日起停止軍用工作, 並得招商承領, 改為實業商工廠. 其原因實為經費困難及管理不當.

1924年10月22日, 閻祖培任上海兵工廠總辦.

1925年, 全體員工上書, 請由商會發一年薪水, 約七萬元左右. 及自民國十一年以來所積欠之代造盈餘獎金, 總數約在十五萬元左右.

1925年4月10日, 陸軍部將上海兵工廠炮械庫, 劃交江南造船所.

1925年10月, 孫傳芳自封『浙、 閩、 蘇、 贛、 皖五省聯軍總司令』, 對佔據上海的奉軍發動戰爭。 楊宇霆主動放棄上海、 南京, 撤出蘇皖。 孫軍於10月15日進入上海。 孫傳芳派陶國椿任上海兵工廠總辦。

孫傳芳擊敗奉系後, 將上海兵工廠恢復生產。 此時每月生產步槍500枝, 75山炮4門, 迫擊砲8門, 槍彈2百萬發及炮彈等。

1927年3月22日, 國民革命軍白崇禧部進入上海。 前敵總指揮白崇禧指派第一師參謀長張性白擔任兵工廠廠長。 6月由石瑛接任廠長。

1928年, 張群接任廠長, 將金陵兵工廠并入上海兵工廠, 成為分廠。 亦由張指揮。 當時每月生產75山炮8門, 卅節機關槍31架, 槍彈3百萬發, 無煙火藥600磅。 成立技術委員會, 下屬兵器研究室、 理化研究室及材料研究室, 出版專門報告, 內容有研究、 設計、 審檢、 調查及雜錄等項。

此時廠內仍然使用蒸汽機作為各種機械動力來源, 由於上海南市電力公司已能提供足夠電力, 兵工廠內機器遂逐漸改用電力驅動。

上海兵工廠的煉鋼廠, 在1929年成立上海煉鋼廠, 其目的為 "製造軍用及民用鋼料”. 該年張群昇任軍政部代理部長, 廠長由郭承恩接任。

1930年由於藥廠機器老舊, 原料均需進口, 製造火藥成本過高, 下令停辦。 但幾個月後因各種炮彈、 子彈使用不同成份火藥, 很難依量進口, 影響槍彈生產, 遂又復工。

1931年時生產卅節重機槍, 白浪林手槍, 炸彈和砲彈, 有員工3,300人。 是年炮廠併入鞏縣兵工廠, 1934年又併入漢陽兵工廠。

1932年1月28日, 日本發動『128淞滬戰役』, 駐紮上海的19路軍英勇作戰, 為中外人士刮目相看。 上海兵工廠處於戰區中, 員工日夜趕工, 供應作戰軍火需求。 宋式驫時任廠長, 打破陳規, 各部隊直接向兵工廠提取軍火。 兵工廠並與海軍合作, 製造魚雷, 攻擊日本旗艦出雲號。 惜因缺乏經驗, 未曾命中。

戰後, 中日簽訂『上海停戰協定』。 條文規定上海為非武裝區, 中國不得駐軍。 上海兵工廠奉令停辦, 容易遷移的機器遷到杭州閘口六和塔, 設庫保管。 一部份撥交金陵兵工廠。 不便遷移的大型機器則留置原地, 設上海兵工廠保管處看守。 這些機器後來並未另選地點利用, 一直到七七事變後才由杭州、 上海運往四川, 重新利用。 不及運走的機器, 則落入日人手中。 高昌廟總廠的鋼架廠房為日人拆毀, 無跡可尋。

從此, 近代中國第一個大兵工廠, 煙消雲散, 走入了歷史。

槍彈廠於1934年併入鞏縣兵工廠.

上海煉鋼廠在1937年9月遷往漢陽, 後於1938年2月, 改名為第三兵工廠。

上海兵工廠的員工, 散布全國。 為後起的東三省兵工廠, 鞏縣兵工廠, 太原兵工廠等, 甚至中國的兵工事業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今日, 上海江南造船廠仍是中共重要的軍艦製造廠, 算是江南製造局唯一留下的後裔。 臺灣的205兵廠(興和廠, 專門研發輕兵器), 號稱其前身為江南製造局, 其實只是由南京遷臺的60兵工廠。

註1: 應為Lee-Metford, 美國人James Lee所發明之步槍, 英國於1888年開始採用, .303口徑, 因用William Metford式之淺圓膛線, 該槍稱為Lee-Metford. 1895年後改稱Lee-Enfield.

註2: M1879, 45-70口徑, Ben Hotchkiss, 1826-1885, 美國人, 發明砲彈, 步槍, 機槍. 其1875年步槍專利售於Winchester.

註3: 黑火藥或砲藥(Black Powder/Gunpowder), 其成份大致為75%硝石(硝酸鉀), 15%碳(赤楊, 柳樹或楓木之炭)及10%之硫黃. 將硝酸鉀代以硝酸鈉, 賦予較佳之含水性, 稱之為栗色火藥(Brown Powder).